5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5分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8 06:30:3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实,这位人事主管让江翠兰生了疑。江翠兰说,对方怎么知道自己的微信?“我就问他怎么知道我的微信,他就说我女儿在公司上班时,他知道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恒有两个儿子,一个4岁半,一个才10个多月,年龄都很小。2019年11月12日,在家陪伴完父母和儿子,周恒再次前往去菲律宾务工。这期间,周恒几乎每天都会和母亲视频,通过视频,瞧一眼两个儿子,陪母亲聊聊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香港网民则讽刺,“泛民终于得到全港市民的支持,不过是支持他们总辞”,“泛民总辞是他们做的唯一正确的事”。有网民表示,支持泛民总辞,不过五百万一年怎么舍得呢?这些人全部讲利益,每个人所得的利益都不同,要一致,谈何容易。还有网民说,不要他们请辞,是要全部DQ(取消资格)他们,让他们遗臭万年。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法国等国家认为,那些科技公司从税率相对较低的欧盟国家市场获取巨大利益,但对当地公共服务贡献有限,因而数字服务税是从那些科技公司本地运营业务中获取收入的途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更让李杰觉得蹊跷的是,在周恒失联的十多天后,先后有3个人,分别自称是周恒的同事、室友和招工者,几乎在同一时段加了江翠兰的微信。“这三个人,通过微信,都问我岳母同样的问题:周恒回家没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5月25日早上,与母亲江翠兰视频结束后,周恒便失联至今。令人生疑的是,周恒失联后,有自称是周恒同事、室友、招工者身份的三人与母亲江翠兰联系,曾询问周恒是否回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于这点,江翠兰和李杰猜测,周恒估计是没在后面公司干工作多久,而是自己在疫情期间,出门跑自己旅行社的业务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没过多久,第二位陌生人请求通过微信加为好友。这位自称是周恒的室友。同样,让江翠兰感到不解的是,这个室友竟首先表达了对周恒的不满。“她说,你女儿每个月都在外面挣一万多元,我们却连饭都要吃不起了。喊她不要出去她偏要出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三位自称招工者的人,联系江翠兰询问周恒是否回家后,再也没有下文了,对周恒的去向也声称不知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翠兰说,女儿失联当天早上,周恒还在视频里对她说,自己才领了6000元工资,准备去兑换成人民币,给她打钱过来。“我还问她,疫情期间,你们公司还给你发这么多工资吗?她说是公司发的。”